文婧统治的真相是什么?贫富差距极其严重,人民只能保证不饿死。

文婧统治的真相是什么?贫富差距极其严重。人们只能保证他们不会饿死。几千年来,人们一直高度赞扬汉景帝统治下的“繁荣时代”。他们称赞那个时代的社会稳定和繁荣。他们不仅看到了人口和财富的急剧增长,还看到了积极的社会氛围。到处都是欣欣向荣的景象,几乎可以与帝尧和舜帝的“伟大统治世界”相媲美。 后世的历史学家在描述“文学和风景的规律”时,毫不犹豫地称赞。例如,司马光在他的《子同治鉴史》中称赞了“海上的和平、充足的家庭和后世罕见的能力” 如果我们只看中国皇帝温蒂剧照中对历史记载的正面描述,那么“文景统治”的确是一个充满希望的时代,其成就的确值得称赞。 但是,如果我们摒弃先入为主的观点,深入分析史料,特别是当时人们的评论,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即所谓的“文化与风景法则”,实际上是一个贫富差距极其严重,人民只能自食其力的时代。如果我们不得不称之为“繁荣时期”,那它只是“饥饿的繁荣时期”。 首先,文景时期的贫富差距极其严重。 西汉初年,黄老的理论得到提倡,“决不统治”得以实施。这当然有利于老百姓的休养生息,但同时也助长了贵族、强人、商人等势力的“野蛮增长”。 这些人与政府关系密切,财力极其雄厚,疯狂吞并土地,迫使大量农民破产、成为难民或被迫成为佃农。 “/>韩晶皇帝占领大量土地后,仍然兼并集团,一方面向租户征收高达50%的地租,另一方面,根据国家颁布的税率,以极低的税率(30税1,即3.33%)缴纳地租,从中赚取了非常惊人的差额,并迅速积累了巨额财富。 然后,他们将继续进行新一轮的土地兼并,这样往复的循环,逐渐使社会出现“富田连楼房,穷人无处可站”(见《汉纪·武帝纪4》) 此外,文婧人民的生活极其痛苦。 虽然“文婧知止之治”下的人民生活水平比秦末、汉初有所提高,但充其量只能吃饱,不能饿死。 原因是各种苛捐杂税和徭役太多,使得人们在努力应付生活质量的同时,很难大幅度提高生活质量。 据史料记载,汉代除了各种徭役之外,还有大约20种税种,主要是“土地税”和“口税” 虽然土地税税率极低,但土地税和徭役税却很重,这也是汉族人民困苦的根源之一。 努力工作并且只能保护自己免受饥饿的人们的生活有多苦?这可以从当时著名大臣晁错和董仲舒的纪念馆中看到。 作为景帝统治时期的一名钦差大臣(副首相),晁错在《论桂素书》中非常悲伤地提到,现在五口之家的农民每年都要努力耕种100亩土地,以应付各种税收项目和政府的徭役。如果他们赶上好天气和好天气的好时光,他们仍然可以填饱肚子。然而,如果他们不幸处于饥荒年,他们将不可避免地遭受饥饿和饥饿。此外,他们将不得不卖掉他们的孩子和房子来纳税或应付徭役。 今天,这个五口之家至少有两个军人,他们只能耕一百亩地,只能收获一百块石头。 春耕、夏耕、秋收、冬储、砍柴、治理政府、让徭役在死日的四点钟之间休息...勤劳,仍然遭受水灾和旱灾,紧急治理和批判傅、傅连时不时,以及秩序和黄昏时的工具 有些人卖掉贾家一半的财产,而死者赚取双倍的利息,所以有些人卖掉他们的土地和房子,卖掉他们的后代来补偿他们的责任。 见“韩曙,第24卷,食品和货物记录” 与此同时,董仲舒给汉武帝写信时,也谈到了“文化与景观统治”下的人民生活现状,说他们衣衫褴褛,吃猪食和狗食。如果他们拒绝成为强人的房客,他们往往会成为没有任何谋生手段的强盗。这样的人通常有数万人,很难禁止他们(“穷人在吃狗食时经常穿得像牛和马。” 官员贪得无厌,暴力重重,惩罚屠杀,人们担心死亡聊天,死亡逃离大山,变成盗贼,赭色衣服半途而废,破狱数千万年 “以上引文) 董仲舒说,虽然“文景之治”不如想象的好,但与秦末、汉初或汉武帝时期相比,也是一大成就。 毕竟,“文婧统治”下的人民仍然可以填饱肚子,他们的生命权也可以得到保障。但是如果他们不幸生活在秦末或汉武帝时期,那么这些人最有可能成为“炮灰”。如果他们过着安全的生活,他们将和赢得“六合彩”一样幸运 不是吗?史料来源:《史记》、《汉书》、《子同治鉴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