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油销售者佳佳食品和控股股东存款三次违规涉及10多亿资本。

经济观察网的记者张斌已经参与了三个多月。佳佳食品涉嫌非法信息披露案(002650)。深圳)及其控股股东湖南卓越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卓越”)已被中国证监会湖南监管局调查。

9月17日,公司控股股东佳佳食品及相关方收到中国证监会湖南监管局发布的《预先行政处罚通知书》。

经调查,佳佳食品银行未能及时披露控股股东的非经营性资本占用情况,未能按要求披露与控股股东的关联交易,未能及时披露向控股股东提供的担保。

涉及资金10多亿元。

早在今年6月5日,佳佳食品及其控股股东湖南卓悦就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提交了《调查通知书》。

根据9月17日晚发布的公告,中国证监会湖南监管局发现佳佳食品及其控股股东存在上述三项违法事实。

控股股东未及时披露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情况。

经调查,2018年2月9日和2月11日,由于外债压力,佳佳食品、湖南省高级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杨振指示佳佳食品财务人员将2400万元佳佳食品转让给其指定自然人刘牟宇,3000万元转让给湖南派子食品有限公司、湖南省高级控制人、佳佳食品控股股东。

公告显示,上述两笔转让总额为5400万元,占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2.62%。未经公司董事会、监事会和经理办公会议审议,上述两项转让未在事件发生时通过临时公告及时披露。截至2018年5月28日,上述占用资金全部归还。

未按要求披露与控股股东的关联交易。

发现2017年3月7日至2018年1月30日,为了提供对外保理等机构融资质押或帮助湖南省未偿外债,杨振指示佳佳食品财务人员领取公司出纳保管的银行u盾和密码,并将公司副财务总监保管的复核后的u盾和密码交给湖南省未偿财务总监蔡茂振,蔡茂振指示湖南省未偿会计师周茂明使用佳佳食品的银行u盾和密码。通过网上银行,共向宁夏科克美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和宁夏米语淀粉有限公司关联方开具商业承兑汇票6.988亿元,向杨珍指定的深圳农业世纪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开具商业承兑汇票2000万元。

公告显示,上述涉及共发行7.188亿元商业承兑汇票的关联交易,占公司2017年经审计净资产的34.91%,未经过董事会、监事会和经理部审查,没有真实的交易背景,事件发生时未按规定披露。截至2018年9月28日,上述商业承兑汇票已全部结清。

未及时披露向控股股东提供的担保。

经调查,2017年11月,杨真以佳佳食品的名义,使用佳佳食品的公章为湖南卓越的对外贷款提供担保,担保总额为2950万元,占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14.33%。未经佳佳食品董事会、监事会和经理办公会议审议,事件发生时,未通过临时公告及时披露。公司副董事长杨紫茳了解并参与了上述对外担保事宜。截至2018年9月28日,上述非法担保已全部取消。

中国证监会湖南监管局称,佳佳食品的上述行为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和《证券法》的相关规定。拟对佳佳食品及其控股股东和相关方给予警告,并对上市公司处以罚款。作为企业间正常的融资担保,上述行为旨在促进融资,增加借贷双方成功交易的可能性,降低金融交易风险,确保债权的实现。

然而,现实中日益不规范的担保行为给上市公司、股东和债权人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并带来了巨大的风险。

据经济观察网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19年以来,20家a股上市公司因非法担保或大股东资金占用而被ST。

最近一家因非法担保或大股东资金占用而被渣打银行占用的公司是白马富仁制药(600781)。SH)。

8月31日,富仁制药宣布,由于控股股东占用资金和非法担保,富仁制药自9月3日起已被警告存在其他风险,证券将简称为“圣富仁”。

截至8月31日,公司非法向控股股东富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借款16.36亿元,非法提供连带责任担保1.4亿元,担保余额仍为6202万元,上述事项未经公司决策机构批准。

非法担保金额最大的是*ST岗泰(600687。SH)。

该公司今年4月披露的公告显示,有16笔不经过上市公司决策程序的对外担保,金额约为42亿元,未偿本息约为34亿元。

相关担保均与控股股东上海港泰矿业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动或实际控制人徐建刚有关,但未经公司具有决策权的决策机构批准。它们是对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的非法担保。

圣安东(600179。SH)也有大量非法担保。

相关公告显示,由于公司实际控制人郭东泽的个人违规行为,圣安唐涉及的非法担保事项共计20.73亿元,以及由此引发的相关诉讼和资产冻结。

这一数字约占安通控股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61%。

郭东泽5月18日承诺,他将解除圣安托万因自身违法行为而导致的上述20多亿元的非法担保,以及由此引发的相关诉讼和资产冻结,以消除对公司的不利影响。

然而,郭东泽至今还没有兑现他的承诺。

陕西证监局表示,上市公司非法担保是指上市公司违反《证券法》等法律法规或公司章程向外界提供担保的行为。

由于其隐蔽性强、信息披露滞后,以及司法判例确认非法担保有效性的作用,这种非法行为屡禁不止,已成为“顽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