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干的?骂“媚天”是轻的!

谁干的?骂“媚天”是轻的!台湾海峡两岸故宫博物院的文物是中华文明几千年的积淀和精华,不应该被政治所拖累。 当年,护送文物南下来到台湾的肃穆先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把三溪会馆的法贴,也就是“快雪青铁”、“钟秋铁”、“袁波铁”的聚会,带回北京紫禁城。 这一次,当祭祀侄子的手稿即将在日本公开时,它将引发海峡两岸人民的十字军东征。 骂“奉承日本”是轻而易举的。台湾当局标榜尊重民意,却继续装聋作哑?!文| 1月16日起,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国宝书法作品颜真卿《献给我侄子的牺牲》将在东京国家博物馆(以下简称“董波”)的专场“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展出 根据已出版的展品目录,此次展览的规模确实超过了2013年董波“书法圣人王羲之”展览。不仅有著名的作品(甚至北宋李龚琳的《五匹马》的一些部分自20世纪40年代以来已经丢失),而且它还试图通过六章来展示书法史的起源。 这是展示我中华文明的好机会。然而,自从展览的消息传出后,它在岛内外引起了很多争议。 争论的焦点在于日本广告没有贷款单位,这是自我贬低。二是这些珍贵文物是否符合海外展览的程序。 此外,由于年久失修,材料脆弱,每次打开和关闭都给侄子们带来不可挽回的损失。它已经几十年没有在岛上展出了,这引起了海峡两岸人民的喜爱。 人文艺术博主@苏大水(根据微博数据从事中国国家地理工作)谴责微博上的展览是台湾政客对日本的奉承姿态。在岛上,媒体对这个问题也有大量的特别批评:原来“我侄子手稿纪念碑”的租借问题在岛上以前并不为人所知,或者是“立法者”质疑了被揭露的程序的公正性。 此外,展览在日本的宣传力度很大。台湾媒体没有报道。最重要的是,台湾认为该广告标志不包括任何借方。日本人不知道这些收藏品来自中国,这显示了这种“偷偷摸摸”有多罪恶。 边肖查阅了当时“立法院”质疑故宫的报道。在报告中,国民党“立法委员会”郭志恩(Kuo Zhien)质疑借贷程序,询问谁决定将国宝借给台北故宫,以及为什么日本宣传中没有提到谁是出借人。 此外,她痛斥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陈启南(他在就职后表示,他想“去中国化”台北故宫,不知道台北故宫文物是如何去台湾的)没有进入这一局面。颜真卿的真实市场价格估计为50亿,但台北故宫甚至不知道对方能带来什么(展示) 作为回应,陈奇回应了前总统的决定。 此外,他还表示,每当东京博物馆的官方网站展示颜真卿书法的照片时,就表明来源是台北故宫博物院。 至于展览,颜真卿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紫禁城并没有参与主办,所以没有必要贴一个联合的幌子。 (台北故宫博物院在脸书上回应说,“这是三年前冯总统时代商定的一个交流展览”。然而,冯明珠否认了这一点。经她核实后,前总统林正毅于2018年5月最终确定将《献给我侄子的祭品》借给董波。 )那么,为什么从展览中借用《牺牲我侄子手稿》会在岛内外引起这样的争论呢?这就有必要提及“祭侄”在中国书法史上的重要地位。 丝绸之路文化协会主席于浩然先生最近写了一篇科普文章,题为“颜真卿《祭侄子文件》及紫禁城前世简介”。文章提到《祭侄文书》是文物史上最杰出、最可靠的作品,被元代书法家仙玉书称为“世界第二好行书”,仅次于王羲之的《兰亭序》 然而,众所周知,《兰亭序》经常伴随着唐太宗的李世民一方。目前,市场上所有的复制品都是后人复制的。因此,虽然《献给侄子手稿》排名第二,但第一名实际上并不存在。 博客@ su da shui昨天凌晨3点写了一篇感人的文章,介绍陆埮巩俐的著名作品。文章认为献给侄子祭品的手稿一点也不漂亮。它被涂抹和修改最多,字体最潦草。在一些地方,它甚至写道,钢笔前面的墨水已经干了,这是笔迹突然刮掉。 然而,这部作品是阎振青在巨大的愤怒和悲痛压力下写的悼词。这是我们能看到的最新鲜的唐代遗物之一,但它们都不存在。 于浩然先生在文章中还指出,“虽然它是草稿,从正楷和草书到狂草,但它相互混合,变化很大。它空如轻烟,实如高山,字体大小各异,变化多端,文字起伏不定,直截了当地表达自己的感受,没有虚假,也没有装饰。” 安史之乱、贼兵之进、严高青父子的英勇牺牲,都显示出书法在严振青极度的悲愤中流淌着真情,这使书法近乎美丽。 “欣赏这部作品时,观众也能感受到颜真卿的情感起伏。这种精神审美体验是独一无二的 “它能流芳百世的原因在于它的坦率和真诚。它用情感来挥舞钢笔和墨水。激情之下,它不笨拙也不克制。 “所谓的人物就像那个人,颜真卿本人,对于一个真正上了战场并建立了军旅生涯的文人来说就更难得了。在书法作品中,他完美地融合了刚柔相济的两种力量,表现出“盛唐心胸开阔,包容精神,阴阳共存”。" 此外,祭祀侄子的手稿是世界上流传下来的珍贵书法珍品。 王庆·舒曾经说过:“古代手稿是最好的,因为它不是一本书。这是自然和自动的。它经常被大脑吸收。例如,右翼军队的《兰亭》和鲁公的《三部手稿》既幼稚又腐朽,不能以它们的外表来命名 鲁公的《三手稿》指的是颜真卿的《向叔叔致敬》、《争夺席位》和《向侄子致敬》,但其他两部作品都丢失了 更重要的是,事件蔓延到大陆后,一些网民指出,《祭拜侄子手稿》在1996年被禁止去美国展览。2012年,《祭侄子手稿》被批准为国宝。上一次展览是在2008年,至今已有11年了 这一次,台北故宫一推出就被送往国外。贷款程序受到怀疑,贷款保护没有得到解释,贷款责任相互推卸。台湾政客无法逃脱奉承的污名。 一些网民已经对台北故宫把祭祀侄子的手稿借给日本非常愤怒,但这应该愤怒吗?新民周刊咨询了资深博物馆内部人士。专家认为,当国宝在多年后被揭开时,各方的声音不同是正常的,公众的愤怒是可以理解的,但当地人没有机会看到它们,而是去其他国家展览。 恐怕台北故宫和董波的合作程序只能由博物馆自己来澄清。 然而,只从内地博物馆运作的角度来看,博物馆之间的合作并不一定要向公众披露。 然而,这位专业人士指出:“如果文物水平非常高,极其珍贵,那么确实有必要限制海外展览。” 例如,在2002年中国颁布的《文物出国(境)展览管理条例》中,就有《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目录》,因此目录上的展品不能在国外展出。 台湾海峡两岸故宫博物院的文物是中华文明几千年的积淀和精华,不应该被政治所拖累。 当年,护送文物南下来到台湾的肃穆先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把三溪会馆的法贴,也就是“快雪青铁”、“钟秋铁”、“袁波铁”的聚会,带回北京紫禁城。 这一次,当祭祀侄子的手稿即将在日本公开时,它将引发海峡两岸人民的十字军东征。 骂“奉承日本”是轻而易举的。台湾当局标榜尊重民意,却继续装聋作哑?!照片来自东京国家博物馆官方网站、台北故宫官方网站、新浪微博等。请在评论区留言并获得授权!重印时,必须注明作者、来源和微信号。 负责任的编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