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股股东申请破产重组,ST银行有近100亿短期债务迫在眉睫

远见中国准备将最后期限推迟近一个月,连续两次。摇摇欲坠的ST银行终于回复了深交所5月21日发出的询价信。

然而,在长达123页、包含15个问题的回信中,圣伊尹并未就控股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和控股股东债务这两个关键问题做出回应,并表示已向深交所申请延期至6月30日回复。

去年圣诞夜,由于控股股东占用上市资金,圣银未能偿还一笔只有3亿英镑的债券。结果,渣打银行陷入债务违约危机,引发了一系列诉讼、仲裁、银行账户冻结和资产冻结。

自今年5月6日起,其他风险警告也已实施,从“伊尹股票”改为“圣伊尹股票”。

2018年,ST银行累计控股股东及关联方占用资金31.93亿元,偿还资金9.45亿元。但截至年底,仍有22.48亿元资金占用,占2018年经审计净资产的14.92%。

然而,等待股东返还已经占用资金的圣银十亿可能有点困难。

6月17日,圣伊尹宣布,由于持续的流动性危机和无法完全摆脱,控股股东的母公司伊尹集团和控股股东伊尹控股已于6月14日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组。

除了控股股东占用资金的关键问题,圣银还对其余13个问题提供了详细的答案,包括高端汽车制造业未能实现承诺业绩的原因、未偿债务、短期负债、应收账款、百盛麒麟应收利息、应计商誉等。

等待圣·西尔弗还有很多麻烦。

汽车工业的变革造成了五年来的首次损失。2016年初,圣伊尹董事会正式提出“房地产和高端制造业”的总体战略规划。2016-2017年间,伊尹集团一次性收购了日本伊利芙、比利时邦奇集团和美国ARC集团。后两者被注入上市平台圣伊尹。

进入高端汽车制造业的短期效果是立竿见影的。

2017年,尽管房地产业务收入下降47.69%,但受汽车零部件业务收入同比增长353.1%的推动,圣银的总收入增长29.1%,至127.02亿元。

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16.01亿元,同比增长134.76%。

此外,汽车零部件业务收入也迅速超过圣伊尹原来的房地产业务。

2017年将达到80.73亿元,占总收入的63.55%。2018年为51.23亿元,占总收入的57.12%。

但是这样好的场景并不长。

2018年,高端汽车制造业的运营开始直线下降。

今年,ST银行的房地产业务收入下降了一半以上,至21.81%,但受汽车零部件收入下降36.54%的影响,ST银行整体收入同比下降29.39%,至89.7亿元。

与此同时,比利时邦奇集团和美国ARC集团最初的盈利承诺无法兑现。

根据收购计划,持有比利时邦奇集团的东方益盛承诺在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分别实现净利润不低于7.52亿元、9.17亿元和11.18亿元。

在美国持有ARC集团的宁波浩生承诺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68亿元、2.62亿元和3.26亿元。

其中,2017年东方益生和宁波好生分别实现净利润8.03亿元和2.72亿元,均超过既定承诺。

然而,2018年东方益生和宁波好生的净利润分别为-7.92亿元和692.46亿元,与既定承诺相去甚远。

由于未能实现净利润承诺,东方益升公司商誉减值损失为9.37亿元,宁波昊升公司商誉减值损失为8405.2万元。

由于商誉减值损失,ST银行2018年应计资产减值增加至13.47亿元,对净利润影响相同。

在过去的2018年,圣银实现净利润-5.73亿元,同比下降135.88%,这也是圣银在过去五年的首次亏损。

圣伊尹给出的解释是,2018年国内汽车市场的下滑被传导至上游汽车零部件行业,导致相关零部件制造商的销售进一步下滑。

东方益生和宁波好生的前股东也针对未能履行承诺的情况提出了利润补偿计划。

起初,圣伊尹通过发行股票收购了东方益生和宁波好生。如果实施补偿,东方益生和宁波好生的原股东一方面应根据收购的圣伊尹股份进行补偿,另一方面应返还相应的现金股利。

具体来说,东方益盛的原股东应赔偿2.39亿股,并返还1.67亿元现金股利。宁波好生原股东应赔偿4243万股,返还现金股利2973.4万元。

这些应该得到补偿的股份要么被渣打银行回购和取消,要么被给予其他股东。

然而,尽管绩效薪酬承诺已经到位,但它也可能像最初的净利润承诺一样下降空。

圣伊尹直言,由于该补偿方案涉及大量资金,以及东方益生和宁波好生的原股东所持圣伊尹股份的质押,他们是否有能力和意愿实施该补偿方案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近100亿英镑的短期债务迫在眉睫。与不利转型带来的绩效损失相比,ST目前面临着许多迫在眉睫的债务问题。

由于控股股东的流动性困难,ST银行的外部融资状况目前面临严峻考验。

由于部分金融机构未能按照批准的额度展期或发放贷款,截至6月18日,ST银行逾期贷款已达26.46亿元,其中只有1.35亿元获得银行的展期批准。

这只是冰山一角。截至2018年底,ST银行共有91.55亿元短期贷款和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包括“15亿零1”和“16亿零4”企业债券)需要在2019年结算。

据圣银最新披露,在91.55亿元的短期债务中,4.19亿元已经偿还,2.18亿元已经展期,预计展期15.96亿元。

此外,根据目前与金融机构的谈判和沟通,比利时邦奇银团贷款2.4亿欧元(相当于18.83亿元)和宁波邦奇银行贷款4.9亿元预计将继续按照贷款协议约定的还款期限偿还。前者应于2020年底偿还,而后者应分期偿还,最早一次在2020年5月,最后一次在2024年8月。

不包括预计将发放的贷款,2019年6月至12月,渣打银行仍需偿还45.49亿元人民币。

此外,还有一些不确定的债务需要ST银行考虑。

2019年7月和8月,st银行发行的“16亿05”和“16亿07”公司债券将进入首次转售期。

如果所有投资者都行使回购选择权,渣打银行将需要花费7.98亿元来赎回。

考虑到上述45.49亿元,ST银行2019年底前到期的短期债务总额可能达到53.47亿元。

根据短期债务的偿还情况,渣打银行计算了一个账户,预计现金全年将达到基本余额。

其中,2019年预计资金来源为161.86亿元,主要包括经营性销售90.64亿元、循环融资贷款13.21亿元、金融资产和股权销售15.02亿元、股东合作项目投资4亿元、应收账款38.72亿元(含大股东22.48亿元)、其他资金2700万元。

2019年,预计资本支出总额为166.24亿元,主要包括物资、电力和物资采购53.54亿元,固定资产和无形资产研发11.75亿元,房地产项目10.43亿元,贷款本息偿还64.65亿元,纳税6.71亿元,人员工资和社会保障13.21亿元,营销管理费用5.74亿元,其他营运资本需求2100万元

虽然资本支出从源头上超过4.38亿元,但圣银表示,考虑到公司仍有7.47亿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年度收支基本平衡。

乍一看,情况似乎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危急,但这种基于理想条件的说法可能经不起考验。

东银的资金来源之一包括控股股东占用的22.48亿元人民币。不清楚在控股股东申请破产重组的前提下,2019年能否收回资金。

至于高达90.64亿元的销售收入,在前期也需要足够的现金投入,这对于已经基本失去外部融资能力的圣银来说是相当困难的。

圣伊尹还承认,如果2019年外国投资和应收账款偿还计划没有得到令人满意的实施,短期偿付能力确实将面临某些风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