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靠鸟粪致富的国家现在深陷债务危机,将来可能只有一栋大楼。

过去靠鸟粪致富的国家现在深陷债务危机。在未来,我们都会羡慕那些似乎被上天保佑的人。然而,在这些明亮而美丽的场景背后,可能有其他人无法体验的艰辛。 长相好的人会无意识地对自己的外表投入更多,当外表消失时,曾经由长相好获得的东西也会消失。生来就拥有巨大财富的人必须付出很多才能保持这种财富;具有先天资源优势的人和国家必须谨慎地为这一来之不易的优势服务,否则总有一天他们会受到攻击。 瑙鲁是一个由于未能充分利用其自然资源而失去财富的国家。 这个国家占地24平方米,也是世界上最小的岛国。尽管瑙鲁人的陆地面积不大,但他们已经在这个珊瑚岛上生活了将近1000年。 18世纪,该岛被一名英国船长发现,后来被德国吞并。 后来,澳大利亚、英国、新西兰和日本来到瑙鲁。 这样一个弱小但资源丰富的国家无法逃脱在动荡的国际局势下被大国占领和掠夺的命运。 尽管战争后来结束,瑙鲁作为一个小国的命运并不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 所有这些都是因为这个岛上丰富的磷酸盐资源。 这个国家可以说被鸟粪覆盖着,但是它没有给生活带来麻烦,反而带来了很多财富。 24平方米中的五分之三是厚达10米的鸟粪。由于多年的化学作用,这些鸟粪已经变成磷酸盐。这是一种优质肥料,也是各国竞争的原因。 瑙鲁直到1968年才独立。在此之前,瑙鲁人一直在就该岛的民族独立和磷酸盐主权问题进行调解。 国家独立后,瑙鲁于1970年成立了磷酸盐公司。 从20世纪70年代到90年代,瑙鲁开始疯狂出口磷酸盐,为瑙鲁积累了大量财富。 然而,事情必须逆转。磷酸盐是一种不可再生资源。在这种疯狂的剥削下,总有一天会枯竭。 大约在2000年,瑙鲁的磷酸盐产量从100万吨下降到只有20万吨。 这个只有一万人口的小国曾经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但现在却深陷债务危机。 瑙鲁公民享受免费住房、照明和医疗保健。这些好处可以与一些欧洲国家相比。然而,瑙鲁的财富也只是昙花一现。自然资源带来的财富并没有使瑙鲁公民像一些欧洲国家一样生活。这里的糖尿病发病率是世界上最高的。 政府在其他领域的投资收效甚微,该国未来有被淹没的危险。瑙鲁在澳大利亚的建筑可能成为他们最后的诺亚方舟。 负责任的编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