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陌生人]谢涛,新疆一位英俊的年轻人,正忙着创业,他想变得富有并多读书。

:[长沙陌生人]谢涛,一个来自新疆的英俊年轻人,正忙于创业,他想变得富有,也想多读书。《陌生人》系列06期《长沙陌生人:新疆库尔勒》中一个不安分的新疆年轻人谢涛·谢涛现在在长沙生活和工作。他经营一家以他的狗命名的宠物产品公司。他自称“新长沙人”,喜欢拉塔粉店的麻辣肉丝粉。 我去过新疆一次。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天晚上,我从吐鲁番去了库尔勒。天空突然开始下雨,云还在,远处的群山又黑又暗。 司机马拉多纳说,“我们将在穿过前山后到达科拉。” “然后汽车又开了一个小时。这座山离我们还是那么远。我们像蚂蚁一样穿过广阔的戈壁沙漠 又过了一个小时,我们终于到达了山顶。马拉多纳问我是否愿意下去照张相。我打开车门。冷风吹得我的头发乱飞。向远处望去,群山就在我面前排成一行。群山仍然是黑色的。黄沙被天空弄得有点脏。一首来自全能青年协会的歌曲在我的耳机里流传。桑松:“乌云深处的黑暗,淹没在我心底的风景。” 在这样一个宽敞而孤独的环境中长大,谢涛有着被这片土地养育的强烈愿望。20出头的时候,他毅然辞去了家乡宫廷的工作,独自出去工作。 我在新疆的朋友称我们中原人为“口人”。这曾经是习俗中人们的意思,但现在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谢涛真的是从新疆来到大陆的“新生代”。 “新疆已经进入新一代”经历了从被歧视、被接受到被认可的过程,这使他们长期走在接受自己身份的道路上。 内陆城市就像一个大袋子,里面装着建筑物。人们生活在裂缝中,找到自己的呼吸方式。 深夜,谢涛喜欢在二环路上开车。这是他的呼吸方法。以这种方式看长沙,是真实而残酷的。零星的建筑被几盏灯照亮了。两排黄色路灯一直亮着,要么回家,要么离家出走。 谢涛在长沙租了无数房子。只有在他和表弟买了他现在的房子后,他才真正安定下来。现在他不再像年轻时那样冲动了。他漫不经心地说,“家庭是最重要的。” " 谢涛来长沙是为了一个表兄。当谢涛第一次来长沙时,他会介意有人取笑他的“新疆龟”。我问他是否还在乎。他靠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脸上带着微笑说:“如果现在有人叫我再见新疆,我必须回答我是“新疆宝马龟”,因为我开宝马。” 过了一会儿,他又问我:“当我和你说话的时候,你会想要突破我的任何一部分吗?”?”我没有直接回答。 谢涛打开手机,和我分享了一首由新疆歌手安·梁明演唱的歌曲《这是新疆》。他说他上大学时听这首歌时会哭。 小时候,他是来自少数民族聚居区的汉族人。当他长大后,他是一个来自新疆的“口”。他告诉我,当他在高中的时候,他班上有一句口号叫“离开新西兰”。新西兰在这里指的是“新疆”、“Xi”和“兰州”。后来,每个人都真的离开了新疆。后来,一些人回到了新疆。他没有回来 当她开始自己的事业时,谢涛背着一个小书包走过浙江省,因为她家里没有人做生意,她对生意一窍不通。 一天,他去义乌,看到一家卖贴纸的商店。这家商店买了各种卡通装饰贴纸。商店门口有一辆奔驰。他震惊了:“一个卖破烂贴纸的老板怎么能买这辆车!”但是他那时很年轻,长得很好看。他想向别人学习。 他在义乌住了两三天。每天,他都在不干胶店里闲逛,看看老板是否不太注意他。当人们搬运货物时,谢涛上前帮助他,或者给老板买了几瓶水和一包香烟。事实上,当时他连吃饭的钱都没有,感到非常苦恼。 这样,老板发现他很有趣,并把他的经验传授给他。 当时,他被彻底推翻了,原来的企业是这样的,不分大小,不分高级和低级 今年第一个月的14号,我又去了谢涛。他刚从家乡回来,现在谢涛拥有一家名为“和合店”的商店,这家商店位于移民安置区。 我一走进来,一只小狗就非常高兴地向我跑来。谢涛指着他说,“这是呵呵,他是这家商店的老板”。不久,另一只小狗从后面跑了过来。他补充说,“这是呵呵,布政司。” 我蹲下来迎接他们,嘿嘿是他捡到的一只流浪狗,现在是谢涛的家人。 当他第一次拿起呵呵的时候,他的头发又乱又暗,而且他的身材很小。他流浪的日子使他敏感而胆怯。现在呵呵完全不同了。他很高兴在谢涛面前扮演这个女人。“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他以商店为模型拍照,拍了200多套衣服,一动不动。这不如他好 ”他还没说完,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翻找了一会儿。然后他把香梨塞在我手里:“我们带库尔勒特产回来过新年 今年,他和呵呵开车回新疆老家过年,带着全家去敦煌旅游。他找到了一张他家人的照片。他说他带呵呵去了中国几乎每个省份。”我只能陪他十多年。我想尽我所能 ”照片里嘿嘿活泼可爱,满意的舔了舔嘴 在去吃饭的路上,车窗外面的雨突然变得更大了。电台主持人说,“这座被雨覆盖的城市估计还会有40天的降雨。” ”我哀叹道,“我崩溃了 谢涛笑着说:“除了这里的天气,我什么都喜欢。” “//傅老师对问答感兴趣;傅老师:说到新疆,新疆的孩子来大陆不容易。有什么具体的例子吗?谢涛:太多了。例如,当我们刚进大学时,许多人问你的住处是否每天骑马上学。这都是老掉牙的笑话,不是吗?它经常在网上看到。 但是有人真的问我 起初我们很生气,然后我们慢慢变得更加自信。 后来回到大陆学习的新疆孩子会取笑自己,“我们的高考不仅仅是射箭,三更近,两更远。北京大学的清华离这里大约有100米远。” 只有当铜币大小的靶心被击中时,它才能被击中,是的!那天我感冒了,打了一个很严重的喷嚏,错过了,在我来你们学校之前 “它变成了一场幽默的战斗,这实际上是一场幽默的反击!但是我现在不想反驳。新疆和你的不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那里特别可爱。这是我们不同的地方。我们必须承认,成为一座高楼林立的城市有什么好处?我不这么认为。 傅师傅:你为什么说你是假文清?谢涛:我平时喜欢阅读,我不敢谈论阅读。 不一样,我认为阅读是一种...是一件非常大的事情 我明白你需要认真看一本书,不是“故事”,不是“读者文摘” 小说或作品 我从头到尾都非常专注和认真地阅读它。 我不一样了。我的阅读习惯是我可以随意翻看。今天我打开它,读了几页这样的书。我可能有一段时间没看了。然后我再打开几页,这样读。 也许读最后一本书是在我的脑海中形成的。 傅士福:谢涛:所以,我只敢说我有读书的习惯,不敢说我读过书 那么这三个字伪文清有文学的一面。 但是在我心里,我不敢像一个文学青年那样生活。 那时我是一个相当赚钱的商人,不敢说成功 然后,如果你了解商业方面,事实上,许多文清人不能做生意。 是的,除非你是一个极端的文清和像乔布斯一样极端的商人 但是我的话,我追求那个,但是我不能达到我生命中的那个高度。 傅大师:年轻人怎么了?谢涛:很容易自满。骄傲是容易的。对你来说,取得一些成就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你的经验和视野都是有限的。 你会看到这个世界有多大吗? 良好的发展必须螺旋式上升,必须如此 如果你像这样摔倒,你可以弹得更高。 你不能一直往上走,对吧!就像我第一次来到长沙并取得了一些成就一样,我认为整个长沙将来都将属于我。 这真是荒谬!我有一阵子有个想法,解放Xi叫什么名字?姓谢!最初,“解放西方”这个词是复调的 傅大师:你觉得长沙怎么样?事实上,我非常感谢长沙 我非常爱这个城市,但是现实一点,我在这里已经赚了钱,已经够我生活的了……一点也不差。 这里的生活!我认为作为一个外国人,事实上我非常...不要说得很辛苦,我应该确切地说,在城市里很舒服 我不会有其他的了...这就是我看到的,因为我在新疆,新疆在长沙,有些团体 我不太喜欢他们,也就是说,长沙不如我们的新疆,也不如我们的新疆。 “不如我们好”我没有这个想法,我认为这个地方的好和新疆的好是不可比拟的。 是的,我很欣赏这里的食物,甚至长沙人对牛羊肉的理解 包括长沙女孩 傅老师:喝酒教导员,说和写,吃湘菜,不起床,渴望和平,相信真理 在长沙小酒馆的故事里,我经常喝十几杯,见到各种神仙,点头微笑。我一点也不骄傲。 一店预订|微信342778773两店预订|微信/电话1331959979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