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将负责医院,并为特殊群体免费提供免费的免费诊所,将患者视为亲属。

黄尤果看望了病人,并在7点前出现在病房。经过一轮仔细的检查,学生们解释了许多注意事项。就在中午短暂休息后,一名重症脑出血患者急需手术。他在下午5: 30乘公共汽车去疗养院免费为老人换药。晚上8点,他出现在病房里,一直等到深夜。这是繁昌县人民医院66岁的黄尤果医生非常平常的一天。

在许多人眼里,他穿着白大褂,头发花白,不仅是一位技术娴熟、尽职尽责的医生,也是一位热情慈爱的医生,他一直在尽最大努力帮助工作之外有需要的人。

每面旗帜都有拯救死者和帮助伤者的故事。黄尤果原在部队从事临床医学工作,1988年被调到南岭县人民医院。擅长各种脑外科疾病的手术和非手术治疗,特别是颅脑损伤、高血压脑出血、脑血管畸形出血等微创介入手术。他有独到的技术和经验。

退休后,许多医院聘用了黄尤果。据朋友们说,2011年,他来到繁昌县人民医院,他一直无法放弃自己的医疗事业。

位于马人山边的繁昌县人民医院一直缺少专业脑外科医生。最初只有一个骨脑部门。患有急性和严重脑出血的患者往往不得不被转送医院,从而延误治疗并构成巨大风险。

黄尤果的到来使医院建立了一个独立的脑外科病房,这也给这个县城及其周边地区的脑外科病人带来了好消息。

最近,当记者跟随黄尤果来到脑外科病房时,他们看到了一整面锦旗。

“优秀的医术传播到四面八方,高尚的医德为人民服务”和“发扬医德,见病如亲”...每一面旗帜似乎都讲述了一个拯救死者和帮助伤者的感人故事。

"病人在手术中融化了1斤多的血液。"“病人来的时候已经不省人事了。出现颅内出血和骨折。

“对于大多数锦旗背后的故事,黄尤果还没有忘记,他已经是全盛时期了。

他清楚地记得,在到达医院后的一个月内,病人们写了感谢信并送来了锦旗。

第一个送锦旗的病人姓王,住在鹅桥。事故发生时,他处于深度昏迷状态。他的耳朵、鼻子和嘴巴都在流血。检查不仅发现硬膜下出血、脑挫裂伤、蛛网膜下出血,还发现颅底骨折。

在过去,这种病人不能得到治疗,必须转移到城市的医院。他们在去医院的路上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然而,黄尤果接管后立即准备了一次手术。经过几个小时的紧急救援,王师傅脱离了危险。

将患者视为亲属,并向特殊群体提供免费的免费医疗咨询。黄尤果不能每天回家,因为他住在南岭,所以他住在医院的宿舍里。

早上6点起床后,我去病房巡视,直到11点多才回到宿舍,为了防止意外的病人,我早早起床做手术……这些已经成为常见的事情。

在许多病人眼里,黄主任把医院当成自己的家,把病人当成亲人。

去年上半年,一名来自迪岗的仍在上学的孩子住进了医院。这个孩子是个孤儿,从五楼摔下来后不仅颅内出血,而且四肢骨折。

考虑到孩子的家庭环境确实很困难,黄尤果甚至在手术后每天花300元给他买了一瓶价值108元的漱口水漱口。

有些病人非常需要手术,但他们缺少手术费用。黄尤果先付了500元完成手术。

他经常说,“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除了全心全意治疗病人,黄尤果还经常免费帮助有需要的人。

在三山区龙湖街,一名20多岁的女孩在驾驶电动车时被一辆农用车撞倒。脑损伤后,她无法说话,双手无力。

黄尤果知道这件事,并免费给女孩针灸,每周一次,每次一个多小时,不间断一年多。

从六月开始,黄尤果每次下班都要坐公交车去县城的春情幸福园疗养院。

原来,有一个80多岁的孤独老人患帕金森病后整天卧床不起,无法照顾自己。他有褥疮,长时间以来一直伤着骨头。

被送到医院后,许多医生拒绝接受。黄尤果什么也没说就做了手术。他切除了坏死组织。从那以后,他几乎每天都去养老院为老人免费换药,并与老人交谈。

养老院里还有十几个老人。他们中的一些人还没有完全从脑梗塞中恢复过来。黄尤果也会关心情况,给他开些药。一些老年人在脑出血后卧床不起,整天不能活动。黄尤果也在慢慢指导他们的康复训练,慢慢让老人学会自己喝水。

有委屈也有感情。一生中有“三个耻辱”。一个人在就医的路上不可避免地会遇到一些委屈。

一些病人只受了轻伤,但他们留在病房里,因为他们想得到更多因交通事故而损失的工资。黄尤果敦促他离开病房,以免耽误急诊病人的床位,但病人觉得黄尤果是在“多管闲事”,并反过来训斥他。

“不管你累还是苦,最怕病人听不懂。

”黄尤果很诚实。

除了不满,还有更多的触动。

去年,一名19岁的女孩下巴被一名男生不规则割伤。被送到县人民医院后,黄尤果和另一名医生仔细缝了一个多小时。由于她的口腔也有一处无法治疗的损伤,该女孩被转移到义济山医院。

令黄尤果惊讶的是,两个多月后,戴面具的女孩找到了医院,并给他带来了一篮子自制鸡蛋。

女孩摘下面具,说那天晚上黄导演缝得很细,伤疤不明显,保持了女孩最关心的样子。

以前,一个男人的老父亲在医院死于多发性脑出血。没想到,葬礼后十多天,这个人还特意找到了黄尤果来表示感谢。

每个人都走了,为什么还要感谢医生?这个人解释说黄主任尽了医生的职责,但是他父亲的病情变化太快了。此外,每天都有很多亲戚朋友问起他父亲的病情。黄主任尽力不带任何感情地一个接一个地解释。

经过40多年的医疗服务,黄尤果坦率地承认,他问心无愧,凭良心救人。有时他一天24小时都不睡觉,只是匆匆忙忙地吃一顿饭。

但是面对家人,黄尤果承认他一生有“三个耻辱”。

“一是对父母心虚,考虑不周,不能陪在他们身边;其次,她对妻子感到内疚,她给家人的钱比我多得多。第三,我为我的女儿感到内疚。她上学的时候下雨了。我太忙了,一次都没送伞。”

现在,她的女儿已经在杭州成家,也从事医疗工作。她的妻子带着她的孙子。她90岁的父亲仍然住在南岭。黄尤果雇了一个保姆来照顾她的父亲。她每周日检查她的房间,晚上回到疗养院换药。

黄尤果不知道这条离医药之路会持续多久,但他一眼就肯定会坚持下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