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吧很难找到青少年。

因为网吧接纳未成年人,他们一度成为许多人,尤其是学生家长谴责的对象。

随着文明城市建设的深入,网吧今天的状况如何?记者昨日暗访市区网吧,发现在相关部门的大力努力下,网吧里很难找到未成年人(如图所示),这与记者印象中未成年人一起进入网吧的热闹场面形成鲜明对比。

在记者走访的10多家网吧中,他发现过去在网上玩游戏和聊天的青少年已经消失了。网吧门口张贴着醒目的“禁止未成年人入内”的营业时间通知和规定。所有网吧都有完整的营业执照。

在安瑜师范大学西门的一家网吧,记者说他想上网,管理员马上要了他的身份证。

记者随意查看了他旁边的网上信息登记簿,发现信息记录完整。

记者在网吧采访了上网者,他们都说只有出示身份证才能进入。

网吧管理员告诉记者,文化部规定未成年人不得进入网吧。如果未成年人被接纳,网吧将受到悲惨的惩罚。

“学生周末放假。如果未成年人被禁止进来,这不会影响生意吗?”在银湖中路,记者问一家网吧的老板。

网吧的老板说:“生意受到影响,但是如果未成年人被允许进入,如果我们被抓住,我们会损失更多。

事实上,许多未成年人想上网,但我们都拒绝了。

“虽然未成年人可以在网上赚取少量利润,但他们面临更大的风险,不值得花这么多钱。

许多曾经一起玩游戏和在线聊天的年轻人不再想呆在多党绿色空的网吧里。这不仅是网吧文明经营意识的提高,也得益于相关部门的有效管理措施。

大龙坊社区70岁退休老人石晓敏是“五长老”的监督者。自2007年5月以来,他每天下午都在网吧巡逻10多分钟。

“起初,网吧的老板不太高兴看到我,冷冷地说。

后来,过了很长时间,我也知道我对他们很好,现在见到他们很有礼貌。

“尽管每天检查网吧很难,但石晓敏一直津津有味地做着,”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很高兴能够为孩子们做点什么。

记者了解到,从2006年起,全市密切工作委员会组织老干部、退伍军人、教师、专家、模特等“五老”在网吧管理中充当志愿宣传员、信息工作者、检查员和监督员,使未成年人远离网吧。

这些老同志不带钱,但他们不遗余力地发挥余热,管理全天候网吧。

目前,全市有500多家网吧志愿监督员,其中年龄最大的有87岁。

老年人没有一份薪水,有时他们不得不忍受网吧老板的冷嘲热讽,以创造一个绿色成长空间空。

作为网吧的监管部门,文化管理部门也在积极提出建议。

今年夏天,为了维护文化市场秩序,镜湖区文化体育局与该地区108家网吧业主签署了一份"守法经营承诺书",以协议的形式促进网吧行业健康有序发展。这项事业最重要的内容是“坚决防止未成年人进入营业场所”

“作为网吧经营者,我们不仅追求利润,也不能忽视社会效益。

只有认真履行对社会的承诺,我们才能更好地运作。

一家网吧的老板蒋先生在签署承诺时告诉记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