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与“少”反映了高考的演变

昨天早上,市无线电管理处的工作人员在田家炳中学考试中心检测到无线电波。

为了防止无线电作弊,市无线电管理处的执法人员对全市考点的无线电波进行监督。

记者屠秦致昨天拍摄了2011年高考的第一天。当天上午,市领导在市教育局和市教育考试中心负责同志的陪同下参观了考试中心的考场。

记者在后续采访中发现,与往年相比,今年的高考出现了“多少”和“少”的新现象,反映了不同部门和不同群体对高考的心态。

更多“天眼”记者在现场了解到,在今年高考的每个考场,除了监考人员和主考人员之外,还增加了一只“眼睛”,即“电子眼”(electronic eye)。

据考试中心的吴主任说,今年我们市所有的考场都被网上检查过了。也就是说,通过电子摄像机和互联网,可以在城市教育考试中心的控制室中监控城市中每个考场的现场情况。

通过网络传输,还可以在国家考试委员会控制室和省级教育招生考试机构在线考试系统中实时看到我市各考场的现场。

教师监考、领导视察、电子屏蔽和无线电监控都使用。今年,增加了更先进的“天眼”。

对此,在该市一所高中任教的张老师表示,考场已经戒备森严,但面对高考,教育和考试部门仍然紧张不安。这表明社会诚信亟待提高。无论有多少篇关于“预防”的详细文章,总不能保证不缺少秘密。

缺少随行记者的情况表明,入学考试开始后,留下来的父母人数明显少于往年。只有几十个父母留在许多考试中心外面。

几年前,即使在烈日下,仍有许多父母站在或坐在考试中心外面。

在第三中学考试中心,记者与陪同考试的几位家长聊天。

他们告诉记者,毕竟,只有少数学生能够通过名牌大学。他们的孩子成绩一般,只能去上学。媒体称,安徽省今年高考录取率达到75%。他们担心什么?如果孩子们不紧张,他们就不需要紧张,如果他们现在不能进入一所好大学或上大学,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正是因为孩子们还年轻,他们才不愿意从小就工作,在家里也不自在,他们希望能在学校再学习几年。

在60后和70后父母眼中,上大学在过去已经失去了“神圣”的地位。

上午8点,记者沿着长江路向市中心走去。他通过了许多考试中心,边走边看。他发现许多考生都是“孤独者”。他们中的一些人拿着装满证书和文具的塑料袋轻而易举地走向考场,另一些人陪着熟悉的同学说笑,没有父母陪同。放松的状态完全摆脱了人们在生活考试中期望的紧张。

近年来,高考考生中“孤独者”的数量逐年增加,这可能反映出对于许多90后考生来说,高考只是他们选择人生道路的众多渠道之一。不管他们做得好还是不好,甚至不管他们做得好还是不好,并不意味着生活是辉煌的或者末日即将来临。进入大学并不意味着生活是美好的,不进入大学并不意味着生活是无助的,只要他们幸福快乐。

没有前几年的“传单”,各种广告纷纷飞出高考网站:高考补习班、成人高校招生、民办高校招生、教师宴会高考、暑假旅游、手机推广、银行卡推广等。分发传单的人员一看到人就会停下来。只要他们站在考场外,在很短的时间内,他们就会手里拿着一大堆东西,让人们既开心又讨厌。

记者走访了几个测试站点,发现今年很少有人在测试站点外散发各种广告传单。一些参加测试的家长甚至抱怨说广告纸太少,他们想找个地方坐下,而且屁股上也缺少纸垫。

在第三中学考试中心,记者只看到安士达的两名学生分发出国留学的小广告。由于没有前几年那样火爆的场面,这两个年轻人有点沮丧。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记者采访了几个送考试的老师,他们认为这是大规模扩招造成的“麻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