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和商人勾结杀害矿难

虽然国家和部门的法律法规严厉处罚了矿难隐瞒行为,但隐瞒现象并未减少。

几天前,国务院安全委员会报告了自4月以来发生的六起重大隐瞒事故,要求必须严厉打击隐瞒事故的行为。

隐瞒并不是一个新现象,但是最近报道的六起事故显示出一些新的特点。

国务院安全委员会在通报中强调,事故反映出矿主和相关人员共同无视国家法律法规、政府安全监管和矿工生命安全。

这些相关人员甚至包括监管人员,甚至煤炭管理部门隐瞒犯罪的计划,导致政府与企业的勾结和猫鼠窝。

这一现象及其原因值得思考。

对于煤矿安全事故的责任追究,我国相关法律规定的处罚措施一直非常严厉,对瞒报的处罚也相当严厉。

2006年通过的《刑法修正案》(6)规定了对不报告或虚假报告的处罚。2007年年初,国家局发布了恶意隐瞒5起矿难的专项通知,并要求依法坚决查处隐瞒事故。

然而,正如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的有关领导所说,他们并没有对隐瞒处罚采取强硬措施。

在这次报道的几起矿难中,矿主的实践再次表明,一旦报道被隐瞒,它不会损失太多的实际报道,甚至会被提升到更高的位置,隐瞒将成为矿主的首选。

作为煤矿安全生产的第一责任人,监管部门能否及时监管、第一时间救援、事后严格查处尤为关键。

令人震惊的是:在这次报道的六起矿难中,隐瞒的技术含量实际上不高,群众纷纷报道,线索明显。

然而,在鸡西426矿难中,当地监管部门派出了13个调查组,历时4天,得出了根本不存在这种情况的结论。

监管能力太差还是有其他问题?然而,在云南省宣威市海岱镇415阳梅山煤矿事故中,煤矿事故及时上报乡镇煤炭管理处。但是,在自救过程中,乡镇煤炭管理处和矿主隐瞒、销毁证据和伪造记录。这不仅是玩忽职守,而且显然违反了相关法律法规。为什么这些监管部门会成为矿主的重要棋子?从过去的情况来看,矿主认为只要监管人员处理好,矿难信息就可以掌握在他手中。

这种解决不仅在于平时经济利益的传递,这使他们对自己的生产行为视而不见,还在于完成政治利益和事故责任之间的约束:我们是同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你不能逃避我的问题。

猫鼠窝的后果极其严重,不仅使安全生产失去了监管线,矿工的生命得不到保障,而且极大地损害了政府的公信力。

只有严格检查是否存在渎职、腐败和隐瞒真相的阴谋,特别是严厉惩罚国家公职人员参与隐瞒真相,监管者才能不敢玩忽职守或任其摆布。

只有不容忍隐瞒和严厉惩罚政府官员和商人之间的勾结,才能有效地制止矿难的持续重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