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是我的心,但它只是美国贸易战中的一张牌。

随着中美贸易战的爆发,中美关系陷入了巨大的对抗和不确定性,对台湾问题和海峡两岸的和平发展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响。

“台湾卡”和围绕台湾问题的美国国家立法(如《台湾旅行法》)似乎是美国新的外交共识。

美国对萨多瓦迪断交事件的过度反应和帮助台湾平台畅所欲言的实际姿态,似乎也加强了台湾问题在美国战略体系中的重要性。

但这一切是美国大多数公众意见的真实反映,还是美国鹰派政治团体故意夸大和歪曲?我们需要真实的数据和态度来评估台湾问题在中美关系中的实际份量和影响,并采取相对稳定和准确的危机管理战略。

根据皮尤“2018年春季全球态度调查”Q36/a-h的结果,美国人对台湾问题的关注度最低。前三名是欠中国的债务、来自中国的网络攻击和中国的国际影响力。

这不同于国内对台湾问题热点的认识和中美对其重要性的普遍判断。

从具体数据来看,以“非常焦虑”为统计项目,本次调查涉及的八项指标得分的降序为:(1)美国对中国的大规模债务,62%;(2)来自中国的网络攻击,58%;(3)中国对全球发展的影响,51%;(4)美国对中国的失业,51%;(5)中国的人权政策,49%;(6)美国对华贸易逆差,48%;(7)中国与邻国的领土争端,34%;(8)中国与台湾之间的紧张关系,22%。

该调查涵盖八个问题,都与中国有关。这表明,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美国公众对中国的关注有所增加。

其中许多调查与中美贸易关系有关,表明特朗普在贸易战上的强硬立场有一定的民意基础,反映了美国对中国贸易实力和长期国际影响力的敏感和恐惧。

从具体数据结果来看,美国公众关注的焦点不是所谓的人权和台湾问题,而是自身的安全和利益。

调查数据提醒我们,需要正确理解美国政界人士和公众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差异,并合理避免媒体报道的不当影响。

但是,还应该指出,贸易战和台湾问题也有约束力,台湾卡已经成为美国在贸易问题上施加全面压力的棋子。

如果贸易问题日益恶化,美国公众将对这位政治家的台卡表现出越来越多的同情和支持,放大这种约束效应,从而实际上推高了台湾问题在中美全面对抗中的地位和影响。

这种约束可能给台独势力带来暂时的机会,但也可能导致台湾被长期消费和支付空,导致台湾持续不稳定和经济波动。

与中美之间的长期战略僵局和消费博弈相比,台湾在不损害自身安全和发展利益的情况下,是绝对不可能长期存在的。

美国对台湾问题的关注呈现两极分化。鹰派政治家是遏制中国的标志,但普通人与美国的国家安全和人民的日常利益关系不大。

台湾不是美国的核心国家利益。

在这方面,台湾当局缺乏明确的战略认识,一再误判和不当行为,可能从根本上和长远上损害台湾人民的利益。

台湾问题被定义为国家在大陆政治中的核心利益,《反分裂国家法》的宪法和底线立法,以及19份主要报告中的“完全统一”的明确目标。

美国可以根据利益和交换需要放弃台湾。中国永远不会因为美国阻挠和台独对抗而放弃统一。

从长远来看,只要中国政府坚持国家核心利益的底线,巧用综合实力和国际影响力,最终必将创造有利于完成统一的条件和氛围,实现国家统一的最终目标。

皮尤的调查数据进一步证实了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功利主义和机会主义,这是中国完全统一的积极指标和信号。

民调数据显示了中美在台湾问题上的不同立场。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让美国理解和尊重中国对台湾的合法主权利益,如何让美国大多数舆论实际上影响和限制美国政府的机会主义立场,从而建立稳定和可持续的中美关系。

基本的思路是合理地沟通和控制美国人民最关心的三大威胁因素,并给他们一定的安全感和信任感。

如果这三个因素恶化,美国人可能倾向于理解和支持政府在台湾问题上的强硬立场。

美国债务问题要求中国合理减持。

网络攻击问题要求国内完善网络安全法律体系,建立中美网络安全对话和联合执法机制。

中国的国际影响力问题,特别是“一带一路”的战略影响力问题,要求中国加强对这一全球治理法案和平发展基础的哲学解读和政策解释,提高援助项目的风险管理水平和解决债务危机的能力。

总的来说,美国人民关注的焦点是与中美贸易战有关的国家安全和日常生活中的利益问题。他们不关心台湾问题和中国周边的安全问题。这是公众意见的务实表达,是正常和客观的。

尽管对台湾问题的实际关注度很低,但人们普遍认为它是美国外交政策中的一枚有用棋子。

因此,如果中美贸易关系不能再次正常化,美国人民的日常焦虑将会加深,政府将会进一步打台湾牌,公众的关注和支持也会相应增加。

回归两岸关系。

台湾当局过分依赖美国的制衡,对大陆采取“完全离岸替代”的战略,未能正确看待和认识“1992年共识”,而“1992年共识”是台湾海峡两岸和平发展的基石。结果,所有涉及两岸关系的官方管道都被切断,双方陷入“冷对抗”。

台湾误解了其在美国核心国家利益和中国大陆完成祖国完全统一的合法意愿和持久执行方面的实际立场。

皮尤调查的数据可以很好地提醒台湾当局和台湾人民,正确的道路是回归1992年共识,体面而轻松地面对“完全统一”的最终前景,沿着“一国两制”的总体宪政方向,谋求台湾地区及其人民利益的最大化,从而实现台湾的永久和平与可持续发展。

原标题:贸易战与台湾问题的纠缠作者:天飞龙田龙飞,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高级研究所/法学院副教授,中央社会主义学院统战高端智库常驻研究员。

姚运珠:中国在美国被重新定义。为什么人民币贬值?这篇文章是《中美聚焦》专栏作家的原创文章。版权属于作者和中美焦点。如需转载,请联系中美焦点微信公众号并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