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老板的转型会失败多少?他身价数十亿,并给出了答案

来源:房地产情报站识别码:Dichanqbz在人们的传统印象中,在金融业工作的人都是非常高调、直爽、高度定制的套装,他们每天都可以通过看k线和键盘赚钱。

事实上,事实并非如此。有时候在残酷的市场中很容易获利。从长远来看,笑傲江湖鲜有韭菜不可割除。就连上海前房地产巨头戴志康也不例外。

8月29日,从房地产行业到P2P,戴志康向警方自首,称公司业务流程中存在设立资金池、挪用资金等违法行为,无法再支付。

一代房地产老板,去除光环。

1964年出生平庸的戴志康出生在江苏海门的一个农民家庭,在这个家庭的六个孩子中排名第四。

1981年,戴志康被中国人民大学录取。四年后,他被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现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录取,该学院被称为中国“黄埔军校金融系”。

1987年硕士毕业后,戴志康被分配到中信实业银行总行担任行长办公室秘书。

1988年,戴志康辞去中信实业银行的职务,投身海南大开发的热潮。他去海南成立了“国际金融公司”。然而,这次冒险没有产生任何结果。

戴志康将其总结为“在世俗事务中太肤浅”。

六个月后,戴志康回到北京,前往德国莱斯顿银行担任北京代表处的中国代表。

然而,哥哥们的“潜在基因”决定了他不愿意过平庸的生活。

1990年,戴志康被五道口校友、中国人民银行海南分行行长张志平召回海南。

当时,张志平还是海南第一家证券公司海南证券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戴志康自然成为海南证券的办公室主任。

这开启了他真正的金融生涯,并将他带入了人生中一个辉煌的时刻。

1992年,在戴志康的组建下,中国第一只公共基金——福道基金(FUDAO Fund)成立,由戴志康担任总经理。

那一年,戴志康只有28岁,所以他非常意气风发。

1995年,在金块股票市场,戴志康开始动用筹集的2亿英镑资金接管这项业务。

1996年春节后,股市开始回升,苏常柴甚至是一匹大黑马。

戴志康开始慢慢地“吐出商品”并把它们卖得更高一点,总收入超过2亿元。

戴志康赚了1亿多元。

1999年,戴志康退出股票市场,选择了一家快速增长的房地产快递公司。

此时的卡很大,净资产高达2.5亿。

1992年戴志康接管富岛基金时,他用这笔资金在杭州西郊260亩土地下开发了“湖滨花园”项目。

马云在湖滨花园买了他的第一套套房,开始了阿里在这里的开拓之旅。

1998年,戴志康退出股市后,开始进入上海房地产市场。

当时,上海的房地产市场仍然低迷,地价相对低廉。

戴志康以低价成功地在浦东获得了大量土地。随后,先后建成了杨炼社区项目、郑达家园、水清木华、拇指广场、九间堂等位于陆家嘴腰腹部的项目。

如今,九间堂仍然是中国顶级豪宅的代表。

同年,拥有300万资本的上海证大最终发展到100亿。

2003年,上海证券交易有限公司在0755.HK代码下在香港的后门上市。

2004年,戴志康以17亿元的净资产在胡润富豪榜上排名第57位。

2007年,戴志康以100亿英镑的净资产排名第65位。

在过去的十年里,戴相龙的头衔在“私募教父”、“房地产大亨”和“资本大亨”之间无缝切换。

然而,谁永远不会在商业上犯错误?战略失误2007年,戴志康最引以为豪的商业综合体——天顶喜马拉雅中心破土动工。该项目被整合到酒店、美术馆、舞台和购物中心,由日本著名建筑师执行。

尽管它在文化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在商业上却没有带来直接的经济回报。这是一个亏损的哭泣。

该项目花费了戴志康近30亿元。

文化地产深陷困境的证大集团现金流日益紧张。2014年,房地产行业业绩大幅下滑,亏损严重。

山脚下的几场战争使商业地产陷入停顿,动摇了戴志康的房地产王国。然而,其高资产负债率尚未得到解决,这也为他今后被迫退出房地产行业埋下了隐患。

2013年,证大先后获得中冶公司原下关地块,分几次进行地块分割,并准备在江宁开发九建堂。曾几何时,证大将其房地产开发集中在南京。

此外,他还在江苏、浙江、四川、东北、山东、河北和内蒙古开发了住宅和商业拇指广场项目。

2013年,证大斥资约8.38亿港元收购了南非约翰内斯堡2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戴志康曾表示,该公司将投资80-100亿美元“建设南非陆家嘴”。

两年后,2015年2月,戴志康突然将自己和女儿戴莫·曹持有的上海证大房地产有限公司42.03%的股份出售给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中国东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总价为12.5亿港元,相当于每股0.20港元,每股净资产值的一半。

戴志康的突然离开令该行业大吃一惊。

他后来在一次采访中表示,销售基本上接近“一半销售,一半交付”。房地产行业太拥挤了,不需要这么多公司。"作为一个行业和企业,房地产对我不再重要."

退出房地产后,戴志康瞄准互联网金融,建立了一个名为“获取财富”的在线财富管理平台。

2015年也是“互联网加”中最疯狂的一年,其中互联网金融是最热的一年。

戴志康说:“我最喜欢P2P。

“然而,金融的本质实际上是反人类和反公共的。当公众看起来不错时,它已经是山顶了。当最高点出现时,很容易在山顶站岗。

根据百劳宝官方网站披露的数据,截至2019年7月底,平台累计交易金额为296.38亿元,贷款余额为49.96亿元,目前贷款人数为28,031人,目前借款人数为92,853人。

贷款余额93900元,利息余额5.58亿元。

逾期平台相关数据均为0,累计赔偿金额1.96亿元。

中国P2P在早期几乎受到监管空。

它具有门槛低、投资回报高、简单易行等优点,受到了众多投资者的追捧,并正在迅速崛起。

真正了解行业、有敏锐商业意识的人,都在趁公众不注意时抢行业的先机,谋取利润,从而造就了一群富人。

不是每个人的眼睛和运气都这么好,趋势已经发生了变化,能够及时跑高,而不会把钱返还给市场。在零和游戏中,跑得慢的人必须付账...自8月以来,关于证大集团正在打捞宝藏的谣言一直在流传。

8月12日,贝利发出暂停银行存款服务的通知。8月15日,戴志康发出公开信,称“有能力实现平台良性退出”,“平台还在,深大还在,我还在”。

8月26日,戴志康通过他的“寻宝”平台向投资者发表声明:他和该证券公司的所有高管不会逃跑或失去他们的联盟。

也就是说,出去三天后,戴志康让投资者措手不及——他们没有逃跑,而是直接投降了...媒体报道称,8月29日,法定代表人戴谋康和“证大公司”总经理戴谋新因参与非法集资向警方自首。

根据公安机关公布的最新调查结果,“证大公司”在未获得国家相关金融资质许可的情况下,通过其在线财富管理平台(上海证大艾特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和离线财富管理商店(上海证大拇指财富管理有限公司)非法吸收不明社会公众存款。

存在设立基金池、挪用资金等无法支付的违法行为。

9月1日,上海证大还发布澄清公告称:“41名犯罪嫌疑人中,上海证大房地产有限公司与媒体报道的非法集资没有股权关系,上海证大文化创意发展有限公司、上海证大艾特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上海证大拇指财富管理有限公司、上海证大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等相关报道。

同时,上海证大的主要业务是房地产建设开发、运营和管理。其业务范围与上述四家公司没有交集,公司与上述四家公司没有业务往来。

戴志康已经在2015年清算了所有股份,不再担任任何职务。

“留下那叫干净。

世界是不可预测的,运气总是会耗尽。

在警方正式宣布之前,没人能想到这样一个人最终会在承受熊市和信任危机后坠入P2P并进入游戏。

作为老板,当然有自己的商业原因,但也与行业趋势有关。

与大趋势相反,我们如何才能立于不败之地?杠杆扰乱(Leffer Disruption)虽然P2P在2015年被正式纳入银监会监管体系,但在过去的一年里,行业风险集中爆发,出现了数千个平台,如1000亿平台银团贷款网络爆炸,红岭风险投资“良性”清算,P2P第一兄弟消失。

监管收紧后,许多银行收紧或终止了网上贷款平台的资金存管业务,逐渐剥夺了一整套触及申请空法律边界的“玩法”。

血腥的行业重组不可避免。

根据网上贷款机构的数据,2018年共有1279个封闭和问题平台,涉及贷款人215.4万人(不包括大额贷款),贷款余额1434.1亿元。

截至今年7月底,P2P网络贷款行业的正常操作平台数量已降至787个。

P2P截止日期已经到来,归档不再可能。

在未来,P2P将不再被视为一个灰色区域,但将不会被视为合法的业务。

马云曾在一次峰会上公开表示:“P2P从一开始就不是互联网金融。这是一个有网页的非法集资行业。

“不幸的是,没错。

对戴志康来说,从房地产转向P2P不仅是无助的,也是投机的。

从股票到房地产再到P2P,戴志康的职业生涯一直与杠杆联系在一起。

既然泡沫已经破裂,高杠杆已经成为戴志康兴衰的最大主宰。

发表评论